当前位置:首页> 佛学新闻

你对美色还是放不下吗?

发布时间:2019-11-11 10:08:31 编辑: 阅读次数:

你对美色还是放不下吗?

\

有一天,佛陀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。那个时候,佛陀的弟弟,尊者难陀忍受不了出家的戒律,老是想着要还俗。众多的比丘觉得可惜,就去拜见佛祖,行头面礼足之礼后,退坐在一边。然后对佛祖说:「难陀比丘由于不堪行持梵行,所以准备还俗呢。」佛祖告诉一位比丘说:「你去对难陀说:『如来正在叫你!』」过了一会,难陀比丘就跟随这位比丘到了佛祖之处,头面礼足后,退坐在一边。这时,佛祖对难陀说:「怎么啦?难陀!你不喜乐于修持梵行,准备还俗吗?」难陀回答说:「如是!佛祖!」佛祖告诉他说:「为甚么缘故呢?难陀!」难陀回答说:「因为欲心非常炽盛,不能自禁其欲念之故。」佛祖告诉他说:「怎么啦?难陀!你不是一位族姓子而发心出家学道吗?」难陀回答说:「如是!佛祖!我是一族姓子的身份,而由于信心牢固,才来出家学道的。」佛祖垂告说:「你这位族姓子!你现在要这样做,是不应该的。因为你已经舍弃俗家而学道,而修习清净的梵行,为甚么欲舍弃正法,而欲习俗家的秽污之法呢?难陀!你应当要知道!有二种法,令人不能厌足的。如果有人习此二法的话,终皈不会有厌足的。那二种法呢?所谓淫欲,以及饮酒,就是所谓二法,会没有厌足的一天。如果有人习此二法的话,终皈不会厌足的。缘于此行果,也不能得到无为之处。因此之故,难陀!应当思念舍弃此二法,如能这样的话,后来必定能够完成无漏之报的。你现在,难陀!应善修清净的梵行,趣于道果之法,没有不由此的。」那时,佛祖便说此偈而说:盖屋不密 天雨则漏 人不惟行 漏淫怒痴盖屋善密 天雨不漏 人能惟行 无淫怒痴那时,佛祖又作如是之念:这位族姓子,乃为淫念沉重的人,我现在应该以毒攻毒。当时,佛祖就用神力,手执难陀,有如大力士之屈伸其手臂之顷,就将难陀带至于香山之上。那个时候,在山上有一岩穴,也有一只瞎眼的弥猴在那个地方止住。佛陀在这时,以右手执难陀而告诉他说:「难陀!你是否看见这一只瞎眼的弥猴吗?」回答说:「如是!佛祖!」佛祖问他说:「到底是那一种为妙的呢?是孙陀利这位释种的妃子为妙呢?或者是这只瞎眼的弥猴为妙呢?」难陀回答说:「犹如有一个人,伤害一匹极恶的犬之鼻后,又加涂毒药,使那只犬倍加恶丑那样。这也是如是,将我的妻子来和此瞎眼的猕猴相比喻,实在是不可以为喻。有如大火积之焚烧山野,加添干薪在里面,火则转为炽然那样。这也是如是,我思念那位释种之女,实在难以离开我的心怀的!」那时,佛祖,就如同屈伸其手臂之顷,从那个香山不现,便到了三十三天。那时,三十三天上的诸天,都普集在于善法讲堂。离开善法讲堂不远之处,又有一宫殿,里面有五百名玉女,在那里正在自相娱乐。那个地方纯粹为唯有女人,并没有一位男子。那时,难陀遥见五百位天女,正在作倡伎乐,自相娱乐。他看见后,问佛祖说:「这是甚么天女呢?为甚么五百名天女在作倡伎乐,自相娱乐呢?」佛祖告诉他说:「难陀!你自己去问一下好了。」这时,尊者难陀便到了五百天女所聚之处,看见那个宫舍里敷好坐具若干千百种,里面所有的人都纯粹是女人,并没有一位男子。当时,难陀尊者就问那些天女而说:「妳们是那一种天女呢?为甚么各自相娱乐,快乐的如是呢?」天女们回答说:「我们有五百人,均为是清净的,并没有一位男人的夫主。我们听说有一位佛祖的弟子,名叫难陀,是佛陀的姨母的孩子。他正在于如来之处,修习清净的梵行,在他命终之后,当会转生到这里,会作为我们的新郎,会和我们共相娱乐的。」这时,尊者难陀听后,内心觉得非常的喜悦,不能自胜,便作如是之念:我现在是佛祖的弟子,而且又是佛陀姨母的孩儿,这些诸天女们将来当会作为我的媳妇。当时,难陀便退而去,而到佛祖之处。佛祖问他说:「如何呢?难陀!那些玉女说甚么话没有呢?」难陀回答说:「那些玉女都这样的说:『我们各人都没有夫主。我们听说佛祖的弟子,现在正在善修梵行,在他命终之后,当会转生来到这里的。』」佛祖问他说:「难陀!你的意见如何呢?」难陀回答说:「我在于那个时候,就自生起如此之念:我是佛祖的弟子,而且又是佛陀姨母的孩儿,这些诸位天女将来统统当会作我的妻媳的。」佛祖告诉他说:「好啊!难陀!你如果善修梵行的话,我当会给你作证,使这些五百位女人,都为你作妻子。」佛祖又告诉他说:「你的意见如何呢?难陀!到底是孙陀利这位释种的女子为妙呢?还是五百位天女为妙呢?」难陀回答说:「犹如山顶的瞎眼的猕猴在于孙陀利之前那样,并没有光泽,也没有色彩。这也是同样的,孙陀利在那些天女之前时,也是如此的,并没有光泽的。」佛祖告诉他说:「你如善修梵行的话,我当会为你保证,会使你,会证明你,能得此五百位天女的。」那个时候,佛祖便作如是之念:我现在应该要用火来灭除难陀之火。佛祖就如力士之屈伸手臂之顷,将右手执难陀的手臂,带他到了地狱之中。那时,地狱的众生都受若干种的苦恼。那时,那个地狱中,有一大镬,里面空空并没有人。难陀看见后,便生恐惧,其衣毛都倒竖起来,就向前仰白佛祖说:「这些诸众生都在受苦痛,这里唯有此釜,而独为空的,并没有人。」佛祖告诉他说:「这里名叫无间地狱。」那时,难陀的恐布又重一倍,其衣毛又皆倒竖起来。他白佛祖说:「这是无间地狱,但是为甚么独自空的,也没有罪人在里面呢?」佛祖告诉他说:「难陀你自己去问好了。」这时,尊者难陀便自去问那些狱卒说:「到底是怎样呢?狱卒们!这里是甚么狱呢?此釜又为甚么是空的,并没有人在里面呢?」狱卒回答说:「比丘当知!释迦文佛的弟子当中,有一位名叫难陀的,他在于如来之处,净修梵行,在他身坏命终之后,会往生于善处的天上,在那里享受天寿千岁的快乐自娱。又在天上界命终之后,会生在于此阿毗地狱里面,这里的大空镬,就是他的室内。」当时,尊者难陀听这些语后,便又怀怖懅,其衣毛就一再的倒竖起来,就生此念:这一个大空釜,正正就是为了我而施设的啊!就到了佛祖之处,头面礼足后,仰白佛祖说:「愿佛祖受我的忏悔,我自己有罪业,都是由于不修梵行,而触娆如来之故。」那时,难陀尊者便说此偈:人生不足贵 天寿尽亦丧 地狱痛酸苦 唯有涅盘乐那时,佛祖告诉难陀说:「善哉!善哉!如你所说的,涅盘才是最为快乐的。难陀!我听允你的忏悔。你为愚人,你为痴人,然而能自知有罪咎。在于如来之处,现在接受你的悔过,以后不可再犯!」那时,佛祖在屈伸手臂之顷,手执难陀,从地狱隐没不现,便回到舍卫城的祇树给孤独园。那时,佛祖告诉难陀说:「难陀!你应修学二种法。那二种法呢?所谓止与观是。又应更修二种法,那二种法呢?所谓生死不可为乐,以及知道涅盘为真正的快乐,就是所谓的二法。又当修二种法。那二种法呢?所谓智与辩是也。」那时,佛祖乃以这些种种之法对难陀阐说。这时,尊者难陀从佛祖受教之后,就从座起,礼拜佛祖之足后,便退下而去,而到安陀园。到其园后,在一树下结跏趺之坐,正身正意,系念在于前,而思惟如来的这些言教。这时,尊者在此闲静处,恒常思惟如来的言教,须臾也不放弃。所以族姓子,乃以信心牢固而出家学道,而修学无上的梵行。到了究竟,则其生死已尽,梵行已立,所作已办,更不再受后有,如实而知道真理。这时,尊者难陀便成为阿罗汉。已成就阿罗汉果后,就从他的座位站起,重新整一整其衣服后,到了佛祖之处,头面礼足,然后坐在于一边。这时,尊者难陀白佛祖说:「佛祖前次许证弟子有五百天女之事,现在统统舍弃了。」佛祖告诉他说:「你现在生死已尽,梵行已立,已不须要,我就将许证之事舍弃!」那时,便说偈而说:我今见难陀 修行沙门法 诸恶皆以息 头陀无有失那时,佛祖告诉诸比丘们说:「得证阿罗汉果的人,就是现在难陀比丘是。没有淫怒痴,也是难陀比丘是。」那时,诸比丘们听佛所说,都欢喜奉行!

\

本文链接:你对美色还是放不下吗?

上一篇:佛教的人生观

下一篇:佛教的仪式_2

相关阅读

COPYRIGHT © 2018-2022 无量寿经原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

浙ICP备15039727号-58

网站地图